« “文学与文学研究的公共性”学术研讨会在新疆师范大学召开(新闻稿)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诗歌唐朝”主讲人南京大学莫砺锋教授来我校讲学 »

“文学与文学研究的公共性”学术研讨会综述

 

       2008年8月22日-23日,由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新疆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和《文艺研究》编辑部共同主办的“文学与文学研究的公共性”学术研讨会在新疆师范大学召开。来自全国12个省、市、自治区以及台湾地区的5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研讨会。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主任朱玉麒教授主持了大会开幕式。新疆师范大学校长、新疆作家协会主席阿扎提.苏里坦教授、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陶东风教授、《文艺研究》副主编陈剑澜先生、新疆作家协会副主席刘亮程先生分别在开幕式上致辞。
       正如此次会议的发起人之一,首都师范大学陶东风教授在开幕式中指出的那样:公共性和公共领域乃是当今世界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热点话题。西方国家和中国大陆、台湾等地学术界都表现出了对于公共性和公共领域的极大兴趣。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中期,国内学术界曾经出现了公共领域和公民社会的讨论热潮。“文学与文学研究的公共性”学术会议的召开,既是对此话题的深入,也是文学界在文学的公共性面临危机时的机敏反应。新的语境下文学应该如何生存、如何作为成为本次会议关注的焦点。对于内地来说相对遥远的新疆,是多民族文学繁荣的地区,这次会议的在这里的召开,也得到了当地文学与学术界的强烈反响,同时也体现了“文学与文学研究的公共性”话题所达到的关注程度。
       此次会议共安排六场大会发言。与会学者提交论文及发言提纲30余篇,大会发言与提交的论文交相呼应,就“文学与文学研究的公共性”的多个层面展开了讨论,提出了很多有价值的问题。兹概要总结如下。
一,对文学公共性的理解与阐释
      “公共性”作为本次会议的关键词,是会议议题和中心所在。学者们在会场上,畅所欲言,从各个角度对公共性进行了梳理:
       陶东风在《什么是文学公共领域》一文及其发言提纲《公共性的危机》中,对文学公共领域概念进行了界定和阐释。在强调了哈贝马斯“文学公共领域”概念历史和逻辑、事实和规范统一的特点的基础上,把“文学公共领域”提炼为文学理论和文学研究的一般范畴,把文学公共领域理解为一个独立于国家权力场域、由自律、理性、具有自主性和批判精神的文学公众参与的交往-对话空间。但他同时指出其尝试界定的文学公共领域概念,不只是一个描述性定义,更是一个规范性定义,它肯定不符合历史上曾经出现的所有文学公共领域,但却是现代意义上的文学公共领域的应有品格。当下,物质欲望的高涨和参与热情的萎缩,学术研究的专业化与公共知识分子的专家化、媒体的商业化等因素已然使刚刚萌生中国公共领域和公共文化开始衰落,变得危机重重。在如此境遇下讨论“文学与文学研究的公共性”话题,显然有着重要的意义。
       四川大学吴兴明在《公共性与主体间性——对重建公共领域的规范性基础的思考》中,考察了重建公共领域的规范性基础。他指出:中国社会的现代性论设总体上是目的理性的(大写的人的独断的理性)。要让目前国内的公共领域具有真正的公共性,首先就意味着对公共领域规范性基础的重建。此种行为的前提是在理论背景上破除中国当代社会设计的工具主义立场。在对中国现代性启蒙的结构进行批判的前提下,他认为在元知识话语上,现代性的内在指向实际上只提供了一个克服现代性危机的方向:走向主体间性。正视历史进程之不可逆转的现代分化,正视并肯认人自我立法的合理性,坚持现代性内部的一种推进。即坚持主体间性——坚持一种在人本论主体性原则基础上的修正论、完善论立场。吴兴明的发言,为我们揭示了当下中国文学及文学研究的总体语境,同时也把一个应该深入的问题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引进的西方理论?如果没有一个本土化的消化进程,我们对西方理论的运用,无异于削足适履。
       中国人民大学张法在其《有关公共性的不同话语》的发言中,对公共性的西方语源、日本语源和及其流变,以及当下公共性在中国使用的语境做出了精炼的描述,并高屋建瓴地对公共性的历史、现在、走向进行勾勒。
       首都师范大学王南《文学性与公共性》一文,通过对《“文学与文学研究的公共性”会议通知》解题,指出文学的人性建构、人文关怀意义是必须的而非可有可无的,其走向“公共性”也属必然;但应遵循相对而言的文学化的途径。
       南京大学赵宪章的论文《文学的公共性与文学性》,以《灵山》之人称代词分析(话语霸权及其伪装)和《美食家》之词频分析(中西文化矛盾、政治与吃饭的矛盾)来表明,文学的公共性就蕴含在文学的形式中,只有蕴含在语言形式中的公共性才是文学的公共性,脱离文学形式而另外揭发的公共性并不是文学的公共性,只能是以非文学的身份拿文学说事,从而使文学成为谈论公共性问题的由头。
       首都师范大学魏家川在《文学的公共维度与价值维度》一文中,结合马克斯·韦伯有关专业知识分子的社会理论、葛兰西有关有机知识分子的文化理论以及赛义德有关业余知识分子的相关理论,研究、探讨文学的公共之维与价值之维的密切关系。其认为文学的公共性与其价值性是密不可分的。要想深入探讨文学的公共性问题,必需深入思考文学的价值性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赵勇的论文《文学活动的转型与文学公共性的消亡》,通过对文学生产和文学消费(文学阅读与文学批评)的考察,对中国八九十年代以来整个文学公共领域的消亡实际上是文学公共性的变化做了细致的分析,而且寻找了许多材料,指出文学活动在1990年代初期经历了一次转型。文学公共性的消亡是当代中国的一种重要文化现象,这也给文学知识分子的言说带来了诸多难题。正视这些难题,并在所剩不多的缝隙中拓宽言路,从而逐步改变生存状态,可能是研究者今天需要做的一项工作。并提出了“伪公共性”问题,有很大启发意义。
二,赛博时代的文学公共性问题
       谈论文学的公共性,不能避开文学与时代的关系。与会学者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对当下文学的存在形态,以及处于转型期的各种不确定因素,书面文学与网络文学之间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热情、激烈的讨论。
       北京大学王岳川的论文《当代文艺的公共性与话语权力运作》从“文艺公共性与现代性消费主义的纠缠”、“文学公共性与公共媒体的话语权力的交错”两个维度入手,着重批判了消费主义与传媒“炒作”对文学公共性所产生的负面效应,指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在心灵文学与公共文学之间,人们很难达成某种共识,只能各自按照自身的文学洞悉或文化盲视前行。
同济大学朱大可在《文学的终结和蝶化》一文中,对文学自闭化和公共化进行了探讨。其认为文学自闭与衰败只有一个主因,那就是文学自身的蜕变。建立在平面印刷和二维阅读上的传统文学,在经历了数千年的兴盛期之后,注定要在21世纪走向衰败。文学已经动身离开这种二维书写的寄主,进入全新的视语文学时代。这是文学幽灵的第三次变形,它要建造新的媒体家园,并从那里获取年轻的生命。在其发言里,他指出,媒体技术有可能对真实的信息进行干扰,对真实进行“刷屏”,也可能进行“屏蔽”。但是也有乐观的一面,人们可以通过网络进行合法的理性的斗争,从而远离身体的暴力,以实现人的尊严。
       同济大学张闳《“娱乐至死”的文化狂潮》一文,指出 “娱乐化”这一文化病毒借助现代媒体的强大传播力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领域。在文化普泛性的“娱乐化”潮流之中,文学在一定程度上的“娱乐化”倾向,似乎难于避免。但是,他在发言中也强调了我们必须关注网络给生活带来的影响,如果不关注网络的发展,我们就很难跟当下世界沟通和交流。关于文学参与公共领域的建构,是介入还是疏离,张闳提出了文学写作者有权选择介入也有权选择疏离或者任何一种别的方式这一值得思考的观点。
       黑龙江大学马汉广的论文《“作者”的历史考察及赛博时代“作者”的缺席》,通过对“作者”这一概念进行历史的考察梳理,指出作者纯粹是一种现代观念。作为独立的精神主体,作家在自觉的创作之中必定表现着自觉的价值担当,注重作品的社会功能,并自觉地去追求艺术的创新。现代社会、特别是赛博时代的网络技术和文化,带来了文学观念的一场深刻的变革。文学是什么?今天回答这个问题显得尤其重要。
      上海大学林少雄《视像时代文学呈现与接受方式的变化与文学的公共性》一文认为,目前我们正处于印刷时代向视像时代的转型过程中。在视像时代,从文学的传统观念来看,文学的公共性日益缩小;从文学的当代观念来看,文学的公共性获得了空前的普及与提升,如果将文学放在视像时代的大背景下进行比较研究,相信会为我们带来研究视角、研究方法及其结论的变化。
       新疆师范大学刘振伟的论文《从纸张到屏幕:正在发生的文学变革——兼谈文学活动的语境与文学公共性》认为,纸张的发明和应用对于文学的影响是深刻而持久的,它改变了文学的存在形态,对文字走向民间的进程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文学的载体,正在由纸张向屏幕转向,这将同样对现有的文学存在形态产生变革性的影响。与之相应的,必然是从言说到接受的文学活动进程的全面转变。
       首都师范大学张淳《试析中国的网络世界及网络公众的公共性意义》指出,发端于上世纪末的信息科技革命不仅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的沟通习惯和行为方式,而且重塑了人类社会的权力结构和文化生态。网络世界成为现实中的人际交往的延伸。与传统媒体相比,它的最大优点就是给人们提供了自由发表言论的公共平台,成为一种新的不可忽视的产生公众舆论的空间。但这并不能认为我国就此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公共领域,因为这个术语包涵着一系列特定内涵和规定,我国的网络世界到底具有怎样的公共性还需要在具体社会语境下进行细致的分析。
三,当代美学与公共性
      复旦大学陆扬的论文《超越日常生活》指出,日常生活所谓的审美化,其真正的价值在于对日常生活的超越,而不是随波逐流于五彩缤纷的感官愉悦。美学介入日常生活,故此应有可能换一种视角,来审视它的价值指向。美学对于日常生活的超越,可以奉行的是一种典型的解构主义策略。美学的作为,当在于深入最平庸的细节中探隐发微,发掘最不平凡的异想天开故事。
       清华大学肖鹰的论文《重建美学的伦理学维度:当代生活世界中的美学反思》认为,重建美学的伦理学维度,是在当代生活世界的良性建构中必须实行的一个文化策略。而重建美学的伦理学维度,必须把焦点集中在两个范畴:社会(群体)和自然。这样做的核心关键是:在社会与自然的矛盾中审美地追问和确认自我的存在应当并且如何可能。
       首都师范大学邹华在《文革美学与后古典主义》中认为,中国文学理论长期徘徊在文学的自主性和政治性之间,这种困境直接导源于“文革美学”。“文革美学”的实质是古典主义,因而仍旧覆盖在“文革美学”阴影下的“后文革”美学,可以称为“后古典主义”。为了摆脱两极摆动循环的宿命,当前文学理论对公共性和政治性的呼吁,不应当只是从自主性再次偏转到政治性,而应当首先对“文革美学”和“后古典主义”进行清理和批判。
       北京师范大学陈雪虎《美的公共性与当代美学美育》指出,百年中国美育的使命在学术中往往做成了认识论化或生存论化的、以封闭主体为核心的美学或美感学。在当代,已走到一个全面转型的关头:由民族国家向文明国家的民族文化建设,要求当代学术探索一条与之相适应的、注重美的公共性、而向着审美沟通论和文化素养论转型的美育理论。如何从传统的知识论美学走向一种素养论美育的落实,是当代美学的根本问题。
       湖州师范学院颜翔林的论文《论现代神话及其审美特性》指出,神话在当下时期作为普遍有效的社会意识形态,发挥强大的理性与情感的双重工具职能。现代神话包含科技神话、商品神话、英雄神话、国家神话等形式,它们共同构成多样化的审美特性,影响包括文艺在内的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四,文学研究、批评与公共领域的建构
      南京大学莫砺锋的讲演《古典文学研究如何走出象牙塔》认为,古典文学的研究似乎越来越自我封闭了,由大学、研究机构和学术刊物组成的学术圈子基本上与民众毫无关系。这种状态必须有所改变。古典文学自身并不是与民众隔绝的象牙塔中物。人文学科的研究当然不能脱离活生生的人,文学研究更是如此。
       汕头大学王富仁在《文学与中国现代社会》中,强调文学是一种心灵的感受,是用感受做出的对人生的独特体悟。在中国现代社会中,用心灵感受可推进对文学公共性的参与。
     《中国社会科学》编辑部王兆胜在《破碎的文学之梦与危险的世道人心》的发言中,则指出文学的梦想是引领文学健康发展的内在原则,在危险的世道人心下,文学梦想将再次成为我们公共领域中文学创作与欣赏的明灯。
       南京大学汪正龙《马克思主义与形式主义对话的可能性——西方二十世纪马克思主义文论与形式主义文论关系初探》认为,在当下的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论正处于一个范式转换时期,迫切需要与时俱进,开拓新的研究视野。
       台湾“中央研究院”杨小滨的论文《从拉康/齐泽克的“四类话语”理论看当代中国诗学与公共文化领域》,一方面简要陈述拉康四类话语理论的主要构架,另一方面以此出发来阐述如何从四类话语理论来图绘中国当代的政治主体与诗学主体在公共文化场域中的位置与关系。在寻找、运用实用的分析工具和知识资源来分析中国当代的文学写作方面,杨小滨做了很有价值的努力。
       新疆大学张春梅《这个时代需要强评估:解读理查德·沃林〈文化批评的观念〉》指出《文化批评的观念》最核心的价值是“强评估”观念,遗憾的是,沃林并未对此做清晰而深入的说明。该文指出“强评估”的应有内涵,并强调,对理论和现实的任何强评估都必须与所从出的语境相结合。进行强评估并将其重新语境化,这是进行文化批评的根本观念。
       新疆师范大学宝音达《少数民族文论中有关文学功能的论点》指出,中国少数民族文艺理论是中国文论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少数民族文论涉及面广,规模宏大,而且有各自的体系和传统。在少数民族文论中有关文学的功能的论点较多,因此具有广阔的研究领域和特殊价值。
五,重新认识政治与文学的关系
       北京电影学院崔卫平《重新认识政治与文学的关系》认为,文学与行动(政治)的领域之间,永远存在矛盾与张力。在发言中她指出,哈贝马斯所谓“文学的公共性“应该作为政治公共性的先导和范式,此观点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新疆师范大学宋晓云《俯贻则于来叶,仰观象乎古人——诗歌复古与政治关系的再思考》认为,中国古代文学在其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要求诗歌追摹往古时代优秀传统的复古呼声不绝如缕。在这种复古论调的背后,隐藏着诗论者对于诗歌与政治关系的探索和追求。
 
       本次研讨会对“文学与文学研究的公共性”进行了多视角的探讨,与会学者在论文宣读之外对相关话题做了精彩的即兴发言,来自于古代文学、现当代文学、文艺学、美学、影视学等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各抒己见,言所欲言,提出了一系列值得重视的见解和新的课题,揭示出若干理论以及方法论上的一些重要问题,为学术界日后围绕这一论题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基础。
       会议于23日闭幕,新疆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主任刘振伟副教授主持了闭幕式,新疆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迪木拉提·奥迈尔教授、《文艺研究》副主编陈剑澜、《学术月刊》文学编辑张曦做了精彩的总结发言。迪木拉提教授从民族学与人类学的角度对此次会议研讨的主题对其他学科所具有的共同价值给予了高度评价。陈剑澜则从理论引进对本土语境的适用性、公共性、文学的公共性和中国文学公共性的建构等角度对本次研讨会话题进行了总结和点评,并阐释了在目前国内环境中借用哈贝马斯理论来解决中国文学理论问题的积极意义。
       研讨结束后,内地学者还在吐鲁番、库车等地开展一系列自然与人文的考察活动,增进了对新疆历史文化的了解。
                                                                                                                                    (于强)

 

日历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Copyright since 2009 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