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拓荒集后记明代西北地缘政治之演变 »

《观澜集》后记

 

 

吴华峰

受文学院同仁委托,由周珊院长和我主编《观澜集——星汉教授七十寿辰纪念文集》。

纪念文集设置了三个栏目:一是选择星汉先生有关诗词研究的学术论文若干篇,名之为“星汉论诗”,这个栏目当然都是先生自己的文字。二是搜集到评论先生诗词创作的学术论文若干篇,名之为“诗论星汉”。这个栏目的作者,有先生的诗友,亦多素昧平生,缘悭一面者。三是友人、门生与先生昔日活动的回忆若干篇,名之为“蓦然回首”。各栏目所编排的发表过的学术文章,均以时间为序,原文照录,不作任何改动。此书之出版,除记录先生在学界、诗坛的辛勤耕耘和高吟豪唱外,以冀对当今诗词创作有所裨益,故而纪念文集所选论文均与诗词创作有关。在“星汉论诗”和“诗论星汉”两个栏目之外,还将先生专著与其他方面学术论文,以及他人评论星汉先生得文章,择其要者附录于后,以便学人查用。

需要说明的是,“诗论星汉”栏目中的文章对星汉先生的诗词创作褒扬者居多,但是先生特意嘱咐我们将栾睿教授《星汉诗词创作指瑕》一文选录,这种面对批评的诚恳态度,很值得我们后生学习。

对于自己出版过的著作和发表的作品,先生自谓“有数量而无质量”,我们以为并非如此。先生至今独著、合著的著作20余种,有关学术、学问的文字250余篇,在各类报刊发表的诗歌与散文更是不计其数。然而先生一介书生,性格洒脱,于教学科研与诗词创作之外别无他求,至今住所仅有一处,且为无电梯之六楼,面积有限。他发表作品的刊物无处存放,只好在登记后,捐赠于有关团体。据统计,登记的数字已达到4000余次。无论是科研还是创作,先生可谓成绩斐然,我们整理了一下先生科研和诗词创作的各种获奖证书,共计有80余种。

他的学术成就,在《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第4期《师大学人》栏目、《新疆社科论坛》2010年第1期《天山学子》栏目、《新疆社会科学年鉴•2014》的《社科人物》栏目,都有专门的介绍。其编著《清代西域诗辑注》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四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三等奖,专著《清代西域诗研究》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九届哲学社会科学奖二等奖,学术论文《伊犁将军西域诗论》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十哲学社会科学奖三等奖。

先生所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清代西域诗研究”结题后,《新疆社科规划》2009年第3期有《〈清代西域诗研究〉最终成果获鉴定专家一致好评》的专文评介:“参与鉴定的五位专家对该成果全部给予了优秀等级的评语,平均分为93.5分。”又说:“这是近年来我区专家完成的基础研究项目获得的最高评价。”目前,先生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全西域诗》编纂、整理与研究”尚在紧张进行中,我们也期望该课题能够再创佳绩。

先生诗词创作获奖更多,如在中华诗词学会举办的第三届、第四届“华夏杯”诗词大赛中获一等奖、中华诗词学会举办的纪念黄庭坚诞辰 970 周年诗词大赛中获一等奖、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举办“塞上清风”廉政诗词大赛中获一等奖、镇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举办的“青山绿水新镇江”诗联大赛中获一等奖、潜江市诗词楹联学会举办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红金龙杯诗词大奖赛中获特等奖、湖南省人防办举办的“人防杯”诗词大赛中获一等奖……,可谓不胜枚举。在2015年“诗词中国”最具影响力诗人评选活动中,又荣获中国十大年度诗人称号。

先生在诗词创作方面是海内大家,也是诗词团体的重要组织者。为中华诗词学会发起人之一,新疆诗词学会创建者之一,系中华诗词学会第二届、第三届副会长,现为新疆诗词学会执行会长。由此也可以见出诗词界同仁对先生创作实绩的认可,每有关于诗词创作的论文发表,颇为界内人士瞩目。如《再说诗韵改革》《赢得生前身后名——诗词创作精品意识浅淡》《天山诗派初探》《“该死十三元”平议》等文章,均被诗词刊物频繁转载。

先生这些成绩的取得,因素很多,但其刻苦勤奋的精神和认真执着的态度尤为重要。1992年,李修生教授为《清代西域诗辑注》作序,便曾指出:“星汉同志矢志整理西域文学作品,并从文化角度进行研究。在京期间废寝忘食,出入北京各大图书馆,抄录资料。为增强真知实感,又行程两万余里,到各处踏访。清代诗人所经之处,其后也大都有星汉的足迹。其考察均系白备资斧,殊为不易。”先生在《从一首新作谈诗词创作的感受》一文中也曾自道创作甘苦:“我作诗填词是玩命的。有了认真负责的态度,就会认真对待自己创作的每一首诗词,丁是丁卯是卯,不能随便涂鸦。”

先生所乐在其中的也正是这种知难而进的过程,至于结果,却颇为淡然,他在《赢得生前身后名——诗词创作精品意识浅谈》一文中说过:“诗坛上的名次,却不象体坛上那么有‘硬件’可依,它很难排出个甲乙。诗词能在刊物上发表,能在大赛中获奖,一般来说是较为成功的作品,但未必能得到世界每位诗友的认可,这和运动场上竞技可大不一样!”正是具有这种摒弃功利的淡然之心,才使得先生能够在治学与创作上勇于攀登,不断超越自我。

除了诗词创作,先生还雅好书法,所刊近作多为诗书合璧,如自书《过沙漠胡杨林》《游宁武悬空村》《宿雁门关》等,但先生自谦,提及书法总是不无自嘲地笑着说:“我的‘墨宝’,能拿出门去就不错了!”实则其书法已有自成一家之势。他的自书诗作《甲午春追思焦裕禄》《托里县北祭孔繁森》已刊石于郑州黄河的“天下诗林”。鉴于此,本书卷首也选先生妙翰彩印一幅,以飨同好。释文为:“亲见储材久积薪,后来居上已成真。珊珊珠雨频清目,淡淡银波更爽神。每唤东风追白日,长留西域布青春。天山桃李无穷树,总有融冰化雪人。赠冯波周珊贤伉俪一首,丙申春月东阿浩之星汉自书于天山脚下茫茫楼上。”

近日先生又写了一首律诗《七十自寿“夕阳不信到门前,万里劳劳敢对天。何惧键盘弹十指,但期拙著立千年。诗多宿债心犹健,家少馀财梦坦然。休道雪山围困久,东风今日正西迁。”依旧豪情满怀,不见衰飒颓唐,附记于此,可见先生性情。

先生自十二岁西出阳关,1982年始在新疆师范大学执教席,如今已辛勤耕耘三十五载,正可谓:桃李齐肩,西域书生添白发;阴晴过眼,天山吟客啸清风。谨以此书献给先生七十华诞,以志纪念。

 

日历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Copyright since 2009 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