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罗斯著名汉学家李福清院士来我校讲座新疆文物局盛春寿局长来我校讲学 »

新疆考古学家王炳华教授来我校讲学

2008年4月30日下午,新疆师范大学合堂楼200多席的报告厅内座无虚席,走道上、讲台下也挤满了听讲的师生。王炳华教授的《人类活动与罗布淖尔地区古代文明兴废》专题讲座就在这样的气氛下举行。

王炳华先生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他曾经担任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并兼任中国唐史学会、中外关系史研究会、中国中亚文化研究会理事。两次被评为新疆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作为资深的新疆考古专家,在近40年的考古工作中,他的足迹遍布帕米尔高原、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阿勒泰山麓、伊犁河谷及天山内外。在40年的实践基础上,他提出的新疆青铜时代、楼兰早期文明、生殖崇拜、古代新疆居民及其文化、塔克拉玛干沙漠城镇废弃的内在动因等,为西域研究学界关注。他对汉—唐丝路古道进行过全面深入的勘查,对塞人、乌孙、车师、精绝、楼兰考古文化有较深入研究。主要著作有《丝绸之路考古研究》、《天山生殖崇拜岩画》、《吐鲁番古代文明》、《新疆古尸》,《沧桑楼兰》、《精绝春秋》、《新疆访古散记》等。
此次《人类活动与罗布淖尔地区古代文明兴废》的讲座,是王炳华教授四次进入楼兰、从事罗布淖尔地区考古工作的一个总结。基于对罗布淖尔地区的自然地理形势、孔雀河水系与罗布淖尔地区古代文明关系的分析研究,他提出了自己关于楼兰古国废弃原因的看法,使许多研究渐渐步入新境界。王炳华教授用大量精美的考古图片资料给我们展示了考古工作者在罗布淖尔地区采集到的五六千年以前新石器时代的石刀、石矛、石箭头、细小石叶、石核等,经过C14测定年代,结合出土文物进行分析,绝对年代在距今4000年前的古墓沟居民,当时种植的小麦,饲养的牛、羊,日常用品是胡杨木、兽角、草编类制器。罗布淖尔荒原是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变化最为激烈的地区,印度欧罗巴人种和蒙古利亚人种混居的楼兰,曾经是阡陌交错、渠道纵横、人烟袅袅的交通要冲,为沟通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做出过巨大的贡献。但是,罗布淖尔地区从5世纪以来已变成了一片没有生命的荒漠。王炳华教授从考古学的角度考察指出,它的变迁与毁灭,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主要就在于人。
罗布淖尔湖及其补给源塔里木河、孔雀河下游尾闾地带,曾是古楼兰人繁衍生息的中心地域。王炳华教授举例说:古墓沟墓地中有6座规模稍大的男子墓葬,墓穴周围都见到七圈圆形列木,更外面还有放射状展开的木桩,形若光芒四射的太阳。统计一下,这样一座墓葬要使用大小胡杨木材600多棵。他们并没意识到,对身旁林木如此大规模的破坏,实际正在毁灭自身生存的基础。考古资料向我们展示了当时的人们已经通过法律文书规定:“绝不能砍伐小树”、“严禁砍伐活树,砍伐者罚马一匹。”但这一个觉悟来得太迟了。
公元4世纪,楼兰及随后的西域长史府所在的屯戍中心渐遭废弃。究其原因,不排除干旱地区河水变化导致的困难,但当时大的社会形势是一个更加值得关注的事实。公元4世纪后,自敦煌进人西域的古道有了很大发展,除了交通较为方便的新开拓的大海道外,通过伊州进人高昌,是更为便捷的一条通途。这时负责西域屯田的戊己校尉府就驻节在高昌。这条路线可以避开戈壁、盐渍荒漠以及“白龙堆”这一雅丹地貌导致的交通困难。交通路线变易,政治中心的转移这些因素结合起来导致了楼兰失去在丝路上的地位而逐渐废弃。楼兰的废弃给我们最大的历史启示,就是古代楼兰地区变化最大的因素是人对环境施加的影响。这对今天人们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具有深远的历史借鉴意义。
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会场气氛始终热烈,讲座结束后,王炳华教授还耐心解答了师生关于楼兰遗址的相关问题。他的讲解使我们在学术层面上超越了书本的阅读。
王炳华教授是应我校人文学院与西域研究中心的共同邀请前来进行专题讲座的。本次讲座也是我校西域研究中心成功举办的“西域文史”第十二场系列讲座。(吕明明)
 
 

日历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Copyright since 2009 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