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营地的肉食——若羌生活琐记之一《春秋战国秦汉朔闰表》 »

在阿尔金山深处——若羌生活琐记之二

陆德健

       阿尔金山是昆仑山向东延伸的末端,是青海、西藏、新疆三省的疆界。若羌县就在它的北麓,再往北,就是塔里木盆地和著名的罗布泊了。古丝绸之路就从它的南北两条通道进入中亚。十九、二十世纪交汇前后,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等人,就是从若羌翻越阿尔金山,进入吐蕃(西藏)。吸引了他们的脚步的,正是广袤的罗布泊地域中丰富的古代文明:楼兰古国,米兰、瓦石峡等处,就在若羌境内。直到现在,仍有待国内外考古工作进一步深入发掘。罗布泊丛林密布,是塔里木河孔雀河的尾闾,古罗布人就是靠捕鱼狩猎为生。斯文赫定进入罗布泊时,还向当地罗布人买了一张虎皮。但现在连黄羊、灰兔也很少见,阿尔金山已成野驴,野骆驼以及众多的濒危动物的避难之处。若羌县不仅是楼兰遗址的看守地,也是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的机关所在地。
       那么我这个若羌农民又怎么会进阿尔金山的呢?那里有我们县的夏牧场,但我不是牧民,无缘翻山越岭去到那被人传说得美不胜收的高原。我通过另一条渠道。
       新疆和青海边界的芒崖,生产高质量的石棉。当地人在那边有悠久的开发史。上世纪60年代至今,石棉生产是若羌县国民生产总值的大头,各生产队都派人去劳动分红。一旦去了,就享受工人待遇:而且不仅工资比一般的工人高(因石棉粉尘可能引发矽肺,有特种劳动保护补贴),劳动保护也高出一筹,仅每月发10个羊肉罐头一项,就让人刮目相看。但派去的人,大都是生活困难的贫下中农。我能得逞,是因为我懂得“走偏锋”能克敌制胜的道理。说白了,我那时就懂得走后门。
       另外,我在社员中有好人缘,尤其年轻人都愿意和我交朋友。有人提议,就会全票通过。
还有就是我们这些后到者,虽属盲流(当地称自动支边),却因为在那里属真正意义上的“少数民族”, 受到尽可能的照顾,在那些思想朴素,感情真挚的维吾尔人中,几乎是名正言顺。但汉族并非我一人,怎样才能拔头筹呢?
       我们的生产队长托乎提阿洪,是个阿凡提式的人物,孩子又多,尽管善良,还是要为填饱那些嗷嗷待哺的小嘴而费尽心机。他也善于寻找“商机”。他会用一小袋莫合烟换回一只鸽子,再拿鸽子换一条狗,用狗换羊,用羊换驴,用驴换马……,直到获得最大的利益。我与他也许不相上下,我就是将自家养的一只三岁的奶山羊,换回了去石棉矿的名额——一个月的工资就可买回一只羊。
       现在国道315已经通车多年,其实它并没有真正进入阿尔金山的崇山峻岭,而是贴着山麓走,经米兰到甘肃的阿克塞县进入敦煌。我们那时走的还是斯文赫定进藏的老路,只是为了石棉矿后方补给而略事开阔而已。94年我重访若羌时,还受邀(搭乘公司的越野车)参加了当地移动公司组织的摩托车越野赛,走过那条险恶丛生的老路。一条沙子达坂(沙山)和一道长达数公里的石山陡崖,像扑腾的猛兽,飞击长空的鹰,仿佛随时都会轰然飞落,让很多司机胆战心惊。
       石棉开采很简单。在露天山壁上开凿炮眼,然后放炮,再将含长纤维石棉的石渣送加工厂,筛去石块碎屑,就可打包码垛,只等车队来运往内地。因为我有点文化,很快就被调进矿革委会生产组工作,直到落实政策回老家。因而免去了得矽肺的担忧。最初还有高海拔的反应,上山头一晚晕得一塌糊涂。毕竟因为年轻,第二天就行动如常。
       因为与青海的中央矿比邻,那市镇也远比若羌县繁华有趣得多。电影院、甚至秦腔,都经常可以看到。百货店的商品琳琅满目,小吃也多。
       不愉快的事也有。一次是走过36团(米兰)石棉矿时,有几个上海知青正在山坡上挖掘武斗时牺牲战友的尸体,要火化后让他们魂归故里。恰在我们走过时,一个头颅离开了肩膀顺坡而下,正朝我们滚过来,吓得我们躲避不及。
       还有,就是因省界的不确定而引发的石棉开采所有权之争。上世纪74年因这个问题造成的不安,一直困扰全县上下。生产组已着手将固定资产估价,以备转让时措手不及。后来是怎样进行的不得而知,但现在县石棉矿还在,只是造就失去了当年的盛况。记得为了将固定资产摄影建档,县广播站的贝工程师受命上山。因为是苏州老乡,他将拍照的差事交给我做。30多年过去了,我已记不起贝工的样子,只记得他有一只装满各种维生素和保健药的大玻璃瓶。不必说营养价值了,只看那色彩的绚丽缤纷,也让人赏心悦目。
       当然,记忆最深的就是山中的满眼美景了:一边是阿尔金山的余脉,石油基地花土沟近在咫尺。一边是一望无际的丘陵和牧场。若羌县农村和米兰农场的羊群和闲散牛马,都在此放牧。工余时随老社员到山中牧场去造访牧民,草原小径两边是湍湍流泉,遍地奇花异草,雪峰近在咫尺,高山湖泊清澈见底。采雪莲,吃大块野驴肉,喝新鲜酸奶……,快乐如神仙。而那些老社员,则是专为老相好而去的,这就不便多写了。

日历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Copyright since 2009 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