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域乐舞与唐朝的宫廷乐新疆穆斯林各民族的传统节日礼俗 »

《回疆竹枝词》浅析

桂 宝 丽

      《回疆竹枝枝词》24首(一作30首),是近代爱国英雄林则徐(1785-1850)流放新疆时所作。回疆,指的是新疆天山以南维吾尔族聚居的地区。清朝时称伊斯兰教为回教,因而把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人聚居之地称为回疆或回部。
       道光二十二年(1842),林则徐因禁烟运动而发配伊犁,在新疆度过了长达三年之久的流放生涯。在伊犁的两年里,他积极参与垦荒工作,捐资修缮水利工程,成效显著。道光二十五年(1845),又奉命赴南疆履勘新垦地亩。他先后走访了库车、乌什、阿克苏、和阗(今和田)、叶尔羌(今莎车)、喀什噶尔、喀喇沙尔(今焉耆)等地,共计履勘垦地计60万亩。在勘地期间,他还深入民间,了解当地维吾尔人民的生活状况及风土人情,创作出《回疆竹枝词》,反映了清代维吾尔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涉及到历史、社会制度、宗教、历法、医学、建筑、饮食、艺术等方面,描绘出一幅幅生动的清代维吾尔风俗画卷。
       早在15世纪后期,伊斯兰教就成为了维吾尔族中唯一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宗教。到清朝时,伊斯兰教文化的影响已经常常渗透到维吾尔族生活的很多方面。
       清代维吾尔人的很多节日就是宗教节日,组诗的第七首云:“把斋须待贝星餐,经卷同繙普鲁干。新月如钩才入则,爱伊谛会万人欢”。伊斯兰教历每年的9月为斋月。进入斋月后,穆斯林(伊斯兰教徒)每天日出之前进食,整个白天不饮不食,直到晚上日落见星后才能再次进食,如此持续一个月,至10月1日见到新月时就是开斋节了,此后生活恢复正常。普鲁干,即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在斋月期间,穆斯林除了每天作礼拜时念诵《古兰经》,在斋戒时还要多次诵读《古兰经》。入则,波斯语音译,意为斋戒,今写作“肉孜”。在诗中指的是开斋节。爱伊谛,维语音译,意为节日。这里指的是开斋节及此后12月10日的古尔邦节。在这两大宗教节日里,维吾尔人民载歌载舞,万民欢腾。
       清代维吾尔人的饮食习惯也明显地受伊斯兰教影响。其十五云:“豚彘由来不入筵,割牲须见血毛鲜。稻粱蔬果成抓饭,和入羊脂味总羶”。伊斯兰教规定,穆斯林禁止食用猪肉、自死物以及动物的血液。清代维吾尔人严格遵守这一规定,以吃牛羊肉为主,而且只吃经过宰杀的活畜,不食用自然死亡的牲畜。维族人还爱用羊肉、大米加上胡萝卜和各种干果做成抓饭,味道香甜可口,是维吾尔人待客的上等佳肴。只是加入了羊油,初次食用的人会觉得味道有些羶。林则徐作为一个南方人,不同的饮食风格使他一时不易适应南疆的饮食,所以会觉得有羶味。
       在诗中林则徐还写到了维吾尔人的丧葬习俗。其十九云:“赤脚经冬本耐寒,四时偏不脱皮冠。更饶数丈缠头布,留待缠尸不盖棺”。维吾尔男子一年四季都戴着皮帽子。上了年纪的男人们还把白布缠在头上。“缠尸不盖棺”是维吾尔人接受伊斯兰教信仰后形成的丧葬特点。维事尔族及其他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都讲究土葬和速葬。土葬时不用棺木,只须洗净亡人的身体,裹上白布做成的“克凡”(阿拉伯语kafan的音译,意为殓衣),然后将尸体放入公用的“塔布”(阿拉伯语Tabut的音译,指载运尸体的大木匣,平时停放在清真寺里),抬至清真寺,由阿訇主持众人为亡人站“者那则”(阿语Janaza的音译,意为殡礼),集体代亡人礼拜真主,感赞真主宠召,使其“脱尘归净”。同时,祈求真主慈悯亡人,赦免其一切罪恶。殡礼结束后,即可抬往墓地安葬。诗中提到的“留得缠尸”是对长长的缠头布的戏谑之语,并非死后真用缠头布来裹身。
        在维吾尔族的生活中不仅有伊斯兰教的影响,他们的很多风俗还保存有原始宗教的遗风。其八云:“不从土偶折腰肢,长跽空中纳祃兹。何独叩头麻乍尔,长竿高挂马牛氂”。诗中提到维族人民不跪拜偶像,只面向空中作礼拜。纳祃兹,波斯语Namaz的音译,意为礼拜祷告,今多写作“乃玛孜”。这是伊斯兰教为教徒规定的五功之一。穆斯林每天必须做五次礼拜,祈求真主赦罪赐福。礼拜时面向西方——伊斯兰教的圣地麦加的克尔白天房。禁止崇拜偶像,林则徐看到了维族人民不叩拜偶像的宗教习俗,但同时又对他们向麻乍儿叩头感到迷惑不解。麻乍儿,阿拉伯语Mazar的音译,今多写作“麻扎”原意为访问、探望,现转意为圣灵之地、伟人之墓。新疆的麻扎种类繁多,有伊斯兰教宗教领袖的麻扎、著名历史人物的麻扎以及传教士、殉教者等人的麻扎。朝拜麻扎是当地维吾尔人宗教生活的一项重要内容。朝拜者相信麻扎具有神性,是人与真主的中介,是穆斯林两世生活的庇护者,他们甚至认为朝拜麻扎可以代替去克尔白朝觐。麻扎朝拜实质上是坟墓崇拜、祖先崇拜和多神崇拜的遗留和发展,是伊斯兰教与维吾尔民族原始宗教信仰和传统文化相结合的产物。朝拜者在麻扎周围的树枝上常常挂上牛、马、羊的皮毛或碎布条,这显然保留了某些萨满教的遗风。
       林则徐在诗中还反映了维吾尔族的历史和社会制度。其一云:“别谙拔尔(回部第一世祖,见各史传)教初开,曾向中华款塞来。和卓运终三十世(至玛哈墨特止),天朝辟地置轮台。”别谙拔尔,维语音译,原意指圣人,这里指的是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和卓、波斯语khwaja的音译,原意为显贵、富有者,后为对穆罕默德后裔的尊称。玛哈墨特,即玛罕木特。据《西域图志》记载的《回部世系》,玛罕木特为穆罕默德的第二十九世孙。其子皮罗尼都、霍集占两兄弟(即大小和卓)为第三十世孙。在乾隆年间发动叛乱,史称“大小和卓之乱”。乾隆二十四年(1759)夏,清军平定叛乱,剿灭大小和卓,统一新疆。和卓家族从穆罕默德第一世算,到大小和卓正好是三十世,林则徐诗中的夹注不太准确。款塞,指边疆少数民族向中原王朝两贡或归附。在清朝统一新疆之前,维吾尔族人民就已经多次和中原王朝纳贡通好了。乾隆剿灭大小和卓之后,在伊犁设置将军府,管辖南北疆的军政事务。在南疆,清政府主要用伯克制度来进行管理。伯克为新疆特有的维吾尔族官名,以阿奇木为长,伊什罕伯克为副,下设各级伯克,对南疆的维吾尔人实行层层的管理。林则徐在诗中对于伯克娶同一宗族的女子为妻感到惊奇,他以汉地的伦理观念来衡量维吾尔人,显然会有些不合适。其五云:“归化于今九十秋,怜他人纪未全修。如何贵到阿奇木,犹有同宗阿葛抽(阿奇木之妻也)。”诗中提到南疆归顺大清已经近九十年,但是当地人还是不太讲究人伦纲纪,就连阿奇木伯克这么尊贵的人,都还有同一宗族的妻子。这首诗并不能说明维吾尔族不讲人伦,只是诗人的衡量标准不对。因为各个民族的文化背景的差异,必然导致在伦理、道德上的不一致,对此无可厚非。
       清代的维吾尔族人在衣食起居等方面有着鲜明的特点,这些特色在组诗里都有所体现。其十四云:“村落齐开百子塘,泉清树密好寻凉。奈他头上仍毡毳,一任淋漓汗似浆。”在南疆的村子中都有池塘,供人们生活的水及牲畜饮用。到夏天池塘边的小树林是乘凉的好地方。男子们知道在林子里乘凉,但是任凭大汗淋漓,头上的皮帽子也不脱下来。“四时偏不脱皮冠”就是典型的维族男子的着装习惯。维族男子还把小葫芦凿孔做成水烟,唤作“麒麟”,把卖水烟的人称做“麒麟契”,一个水烟可供数人吸用。在第二十一首中就展现了这样一幅诙谐的画面:“小样葫芦凿窍匀,烧烟通水号麒麟。娇童合唤麒麟契,吹吸能供客数人。”
       林则徐在南疆勘地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他却能深入去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虚心向维吾尔人学习民族语言,尊重维吾尔人民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并把他在当地的所见、所闻、所惑以诗歌的形式表现出来,即重写实,又有诗意,而且还在诗中大量使用维语,使得整部组诗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生活气息,在是他在新疆垦荒、勘荒之外留给后人更为重要的文化财富。

日历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Copyright since 2009 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