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镇北方为第一——《长春真人西游记》(节选)赏析读洪亮吉《天山歌》 »

耶律楚材与蒙元时期丝绸之路汉语文学

宋晓云 

      1219年,耶律楚材扈从成吉思汗西征,这是蒙元丝绸之路汉语文学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耶律楚材是由女真金进入蒙古元的早期诗人之一,其文学创作活动及成果,不但成为蒙元时期汉语文学的起点,并且成为这一时期丝绸之路汉语文学的起点。
      耶律楚材(1190—1244),字晋卿,号湛然居士。他的八世祖耶律倍,小名突欲(也有的文献译为图欲),本为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长子,因为受到被立为帝的弟弟耶律德光的猜疑,便“载书浮海”逃入中原,投奔了后唐明宗,死后归葬于今辽宁境内的医巫闾山。此后,医巫闾山也就被耶律楚材家族视为家族的起源地。耶律楚材自己出生于金时的燕京(今北京),父亲耶律履(1130—1191),曾任金尚书左丞,是金代一位博学多艺的诗文家,母亲杨氏为当时名士杨士昙之女。耶律楚材经常以“移剌楚材”为自己的作品署名。“移剌”是“耶律”另一种翻译法。
      耶律楚材出生后,他的父亲耶律履曾私下预言幼子未来的命运与前途:“吾年六十而得此子,吾家千里驹也。他日必成伟器,且当为异国用。”[1]由此取《左传》中“楚虽有材,晋实用之”之意为其取名。但耶律履在耶律楚材两三岁时便去世了,并没有亲眼见到预言的实现。在母亲杨氏的严格教育之下,耶律楚材长大成人,于1206年17岁时,参加了金章宗的面试,因表现优异,被辟为吏,考满后,又被授为开州同知。也是在1206年,铁木真在漠北的斡难河畔被推举为“成吉思汗”,金王朝后方的威胁日见增大。
      1211年,蒙古军在野狐岭大败金军;1215年5月,金迁都汴梁,作为左右司员外郎,耶律楚材与丞相完颜承晖一起留守燕京;1215年6月,蒙古攻破金中都。在中都被围期间,耶律楚材“绝粒六十日,守职如恒”[2]。中都城破以后,耶律楚材投入当时名僧万松老人释行秀门下,成为其嗣法弟子,号湛然居士从源。1218年,成吉思汗诏征耶律楚材赴漠北行在,29岁的耶律楚材到达成吉思汗的行在后,成吉思汗对于“身长八尺,美髯宏声”的他很是欣赏,曾对他说:“辽、金世仇,朕为汝雪之。”耶律楚材则回答说:“臣父祖尝委质事之,既为之臣,敢仇君耶!”[3]成吉思汗欣赏他的这番雅言,并根据他的“美髯”的特点,称他为“吾图撒合里”。“吾图撒合里”,蒙古语即“长髯人”之意。
       从1219年开始,耶律楚材随成吉思汗西征,直到1224年成吉思汗班师东返,在此期间,金山(今阿尔泰山)、阴山(今天山)等西域大山留下过他的印记,阿力麻里、蒲华城、寻思干等西域名城也留下过他的足迹,特别是他还在中亚的河中府(即寻思干)停驻过很长一段时间。丘处机一行到达中亚时,他还在此与丘处机一起游览,相互酬唱往还。1227年,成吉思汗病死于灵州,四子拖雷监国。两年后,太宗窝阔台正式登位,耶律楚材被任命为掌管汉地的断事官“必阇赤”,日渐受到太宗的信任。1241年太宗去世,乃马真皇后称制,耶律楚材日渐被疏远。1244年,耶律楚材病死,当时和林为之罢市,绝音乐多日,天下士大夫莫不涕泣相吊。
耶律楚材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当时的丝绸之路沿线,他对丝路沿线的社会生活有着深刻的体验,并由此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根据王国维的考证,耶律楚材的文学创作活动集中于1220至1237年之间,而留居丝绸之路沿线时期,是他文学创作的高峰期。在西域丝路古道沿线生活的经历,给予过耶律楚材太多的创作激情,而那也正是他人生岁月里的一段黄金时光。他经历了人生中空前绝后的空间上的巨大转移,在古老的丝路沿线,他亲历亲闻了丝路沿线各样的风情,深刻体会了丝路沿线生活的寂寞与欢娱,感受了历史的沧桑巨变。战争的伤痕与发展的契机、东方的文明与西方的宗教,痛苦与希望共存的丝路生活,既让他思念远在辽东的祖先故里,又令他一次又一次地升腾起终老流沙的愿望。丝绸之路不仅为耶律楚材的文学创作提供了素材,而且为他的文学创作注入了生命的情感。与丝绸之路内容相关的这部分作品,是耶律楚材整个流传至今的文学作品中最好的部分,它们不但数量多,而且内涵丰富,其中所包孕着的一些新因素,成为后来蒙元丝绸之路汉语文学所追求的共同目标。他在蒙元时丝路汉语文学创作中的地位无人能够取代。
      耶律楚材关于丝绸之路的诗歌作品,表现对象丰富,题材领域广大,在继承唐代边塞诗歌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又有新的发展。
      丝绸之路沿线独特的自然景观、气候节令是耶律楚材诗歌作品的重要内容之一。从公元1219年开始到1225年结束的游历丝路的生活,让诗人有更多的时间从容打量、观察丝绸之路的方方面面,而丝绸之路独具特色的气候、地理等自然景观,是首先印入眼帘,并引起诗人极大兴趣的创作题材。在诗作中,耶律楚材多方面、多角度地描绘了丝绸之路的奇特的自然风光。他描写阴山说:
      八月阴山雪满沙,清光凝目眩生花。插天绝壁喷晴月,擎海层峦吸翠霞。松桧丛中疏畎亩,藤萝深处有人家。横空千里雄西域,江左名山不足夸。[4]
      八月的阴山,雪光皑皑,令人目眩,绝壁间涌出的那轮明月与苍翠的群峦互相辉映。如果与这横空千里的西域阴山相比,江南的那些名山实在不值得夸耀。此处的阴山,是指位于今天新疆境内的天山,并不是位于内蒙的阴山。而他在另一首歌咏金山的七律诗中则说:
雪压山峰八月寒,羊肠樵路曲盘盘。千岩竞秀清人思,万壑争流壮我观。山腹云开岚色润,松巅风起雨声干。光风满贮诗囊去,一度思山一度看。[5]
      雪压山峰、樵路盘绕的金山,非但没有让诗人有丝毫的畏难之情,反而使他觉得情思清壮;山涧涌起的雾岚,压住了雨声的松涛,同样能给诗人带来无限的诗思。诗人在这些诗中展现的丝绸之路沿线雄奇的自然之景,上承唐代边塞诗大力表现边地壮丽雄奇风光的传统。远在耶律楚材之前的岑参,也有出使西域的生活经历,在《走马川行》《白雪歌》《轮台歌》等作品里,他以夸张的语言,对西域自然景观的某一典型侧面,进行特写般的描写,充分表现出当地壮阔雄奇的风光:“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这些精警的诗句,创造了一种神奇壮丽的意境,令人长久地回味遐想。耶律楚材继承这种艺术传统,他在《过阴山和人韵》《再用前韵》等诗作中,都着力描写了丝路西域段的此种壮美的风光:“万叠峰峦擎海立,千层松桧接云平”,“向云天险不易过,骕骦跼蹙追风蹄”。诗人以山的高耸令具有追风之蹄的宝马骕骦感到跼蹙不安的描写,来充分表现所面对的自然之景是何等的巨大壮观。
       除了讴歌丝路沿线的壮丽之景外,耶律楚材还在诗作中充分表现了丝绸之路自然景观温婉秀丽的一面。《壬午西域河中游春十首》之五说:
       二月河中草木青,芳菲次第有期程。花藏径畔春泉碧,云散林梢晚照明。含笑山桃还似识,相亲水鸟自忘情。遐方且喜丰年兆,万顷青青麦浪平。[6]
       河中,即中亚名城河中府,当时文献中又译为寻思干、薛米思干,位于阿姆河与锡尔河之间,今天被称为撒马尔罕,其地沃野千里,一直是丝路历史上兵家必争之地。耶律楚材曾经在河中府留驻过很长一段时间,对于当地的一切非常熟悉:二月的河中府,草木青翠,花期次第有序,被繁花遮盖住的小径旁春水潺潺,浓云散去的林梢夕阳分外明亮,山桃含笑盛开,水鸟自乐忘情。诗人描绘出了丝路沿线另一种秀美的风光,这是以往的同类诗人的作品中很难见到的画面。他将春天自然界的事物汇聚到笔下,描绘了一幅充满盎然生命力的河中春景图。这样的作品,在他的文集中比比皆是,《西域河中十咏》《西域蒲华城赠蒲察元帅》《游河中西园和王君玉韵四首》都是这类作品的代表。这些作品表现了丝路沿线自然风光中清新秀美的一面。
      丝绸之路沿线那些或浓烈如酒或恬淡如水的美景令诗人为之折腰,而它的别具一格的气候节令同样能使诗人为之心怀萦绕。在《庚辰西域清明》中,诗人惆怅满怀:“清明时节过边城,远客临风几许情。野鸟间关难解语,山花烂漫不知名。葡萄酒熟愁肠乱,玛瑙杯寒醉眼明。”[7]在《壬午元日二首》中,诗人对新年旧岁的交替有不尽的感慨:“西域风光换,东方音问疏。……旧岁昨宵尽,新年此日初。客中今十载,孀母信如何。”“万里西征走玉关,诗无佳思酒瓶干。萧条异域年初换,坎坷穷途腊已残。”[8]面对时令节候的变化,离家已多时的诗人,难以抑制地从心中升腾起乡思乡愁,任何一个特殊的节令都是诗人记忆中的一幅印记深深的画面,画面上每一个特殊数字的跃动,都提醒着诗人家山北望的敏感心绪。所以,诗人刻意描写“元日”、“清明”、“立春”等节令,抒写自己面对它们时的内心情感:“山城肠断得穷腊,村馆魂消偶忘春”、“昨朝春日偶然忘,试作春饼我一尝。”[9]诗人真实地刻画了自己“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受,并将这种感受融入对事物的描写之中,使清冷的清明时节有了烂漫的山花、不解语的野鸟,立春时节一块普通的春饼充满了诱人的葱花香味。而我们则在他的真实刻画与描写当中,感受到丝绸之路沿线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观、气候节令。
      蒙元时丝绸之路沿线独特的社会风俗,是耶律楚材诗歌作品的重要内容之二。留居河中数年,足迹遍印丝路的耶律楚材,长期与当地居民交往相处,感同身受着他们的喜怒哀乐,体会着他们的生活经验,分享着他们的劳动成果,因此,他能以一颗善感的诗人的心,能以一双敏锐的诗人的眼,一种平等相处的态度,发掘丝路人们民风民俗的美,并把这种美反映到自己的诗歌作品之中。在有关描写丝路民俗的诗篇里,我们可以看出,这种反映是多方面的。诗中描写了主人对客人的热情接待:“开怀樽俎笑谈倾。”[10]主人尽其所能、倾其所有,为客人奉献上各种美味:“丝丝鱼脍明如玉,屑屑鸡生烂似泥”[11]、“品尝春色批金橘,受用秋香割木瓜。”[12]除了在饮食方面尽量为客人着想,能歌善舞的丝路主人还会用音乐歌舞来招待客人,为客人提供精神享受:“主人开宴醉华胥,一派丝篁沸九衢。”[13]如果说这是富有的主人对客人的一种招待,那么普通的丝路人家也有自己招待客人的方法:“半瓶浊酒斟琼斝,七碗清茶泛玉泉。”[14]待客之物虽简单,其中却充满着一片真情,客人尽可以在主人热情的目光注视下:“饱啖鸡舌肉,分享马首瓜。”[15]从耶律楚材所写的这些诗篇中,我们能够充分感受到丝路人们热情好客的性格,体会到当地民风的淳朴厚道。
       丝路沿线,特别是河中府一带的人们有喜好游赏的习俗:“河中二月好踏青,且莫临风叹客程”[16]、“清明出郭赴幽期,千里江山丽日迟。”[17]诗中反映当地人民喜好踏青的风俗,每当春天时节,千里江山处在明媚的阳光之中,人们纷纷相约去城外踏青游赏。正是在这样的社会习俗的氛围中,诗人自己与诗友也多次“出郭”赏玩。当他与丘处机在西域相会后,也曾一起游赏,并在其间互相唱和。从耶律楚材一些诗题,如《河中游西园》《河中春游有感》上可以看出,诗人经常参与游赏活动,并乐此不疲。他在《赠高善长一百韵》中,对丝路西域段的社会生活习俗更是全面地进行了概括:
       西方好风土,大率无蚕桑。家家植木绵,是为垅种羊。年年旱作魃,未识舞鶙鴹。洪水溉田圃,无岁无丰穰。远近无饥人,田野棲余粮。是以农民家,处处皆池塘。飞泉远曲水,亦可斟流觞。早春而岁晚,河中类余杭。濯足或濯缨,肥水如沧浪。杂花间侧柏,园林如绣妆。灿醉葡萄酒,渴饮石榴浆。随分有弦管,巷陌杂优娼。佳人多碧髯,皎皎百衣裳。市井安丘坟,畎亩连城隍。货钱无孔郭,卖饼称斤量。甘瓜如马首,大者狐可藏。采杏兼食核,餐瓜悉去瓤。西瓜大如鼎,半枚已满筐。芭榄贱如枣,可爱白沙糖。人身为口腹,何必思吾乡。[18]
诗以形象的语言,真实地描述了当地民情风俗的诸多内容:人们不事蚕桑,但家家种植棉花;尽管年年干旱,但有充足的河水灌溉农田,仍然岁岁丰饶;田野中囤积着余粮,远远近近没有人家因为缺粮而挨饿;每户农家小院周围,环绕着绿水荡漾的池塘;飞泻的泉水虽然远离曲折的河流,依然可以在其旁流觞吟诗;春天早来、秋天迟到的河中府,犹如江南的杭州一样美丽;养分丰富的河水像沧浪之水般,能够让人随意濯足濯缨;繁密盛开的鲜花间杂着枝条虬曲的松柏,一座座园林如被精心装扮过一样;色彩灿然的葡萄酒可以让人尽情而饮,滋味鲜美的石榴汁可以一解烦渴;闲暇时,有优美的娱乐表演可供观赏;人们崇尚白色的衣物,美丽的女子中多有人长着胡须;市井连着山坡,城廓连着田野;用来买物的钱币没有穿绳的孔郭,集市上的胡饼要论斤两;甘甜的马首瓜大得能够藏下一只狐狸;这里的人们食杏时要将其仁一起吃掉,而吃瓜时却要将瓜瓤都去掉;……诗人长时间地在这样的地域中生活,禁不住对之产生深深的留恋之情,甚至不再想回到内地的故乡去。
      长期生活于中原内地的人们,熟谙了自己周围的生活环境,对于那些与自己的风俗民情完全不同的民族,很难做到以一种主人翁的态度来欣赏他们。这就直接导致了难以用文学作品来真切地反映他们。诗人以“四海从来皆弟兄”[19]的平等态度,以一种“何妨终老住流沙”[20]的欣赏之情描写了丝绸之路的风俗民情,真切而温馨,不虚夸却自能感人。正是这种真实不虚夸的描写,使得读者能够从淳朴的民俗中,从丝路人民对生活的热爱之情中,深刻地感受到当时丝绸之路沿线人民真实的生活状况。这也是耶律楚材的丝路诗歌超越前人同类题材的一个突出之处。
       丝绸之路沿线的经济生活,是耶律楚材诗歌作品中的重要内容之三。可以说,在诗歌作品中对丝绸之路的经济生活进行如此多方位的反映,是一件前无古人的事情,纵观耶律楚材的诗作,既涉及到蒙元丝路的交通工具、居住状况,也涉及到它的物资流通、课税制度,还涉及其土地耕作制度等各个方面的情况。当然,诗歌毕竟是文学作品,它永远不可能像史书一般实录社会的发展状况,只能从一个侧面,一定程度上映现出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身影。耶律楚材的诗歌也不例外。我们可以通过对其诗作的吟咏欣赏,触摸到蒙元丝绸之路的经济脉搏。
“留得晚瓜过腊半,藏来秋果到春残。”[21]耶律楚材的诗歌作品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时农业生产的发展状况。蒙元时期,丝绸之路沿线的农业生产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不但农作物的品种多,而且,人们耕作、收获、储藏的技术都有新的发展。耶律楚材的诗歌作品,从关注社会现实出发,为人们描绘了丝路沿线众多农产品:“午风凉处剖新瓜”[22]、“葡萄亲酿酒,杷榄看开花。”[23]除了这些丝路上常见的瓜果外,还可在耶律楚材的诗中看到“黄橙”、“金橘”、“马首瓜”等,当地的、外来的品种应有尽有。瓜果之外,人们能看到小麦、稻米(即耶律楚材在诗歌中所说的“粳”)等粮食作物:“杷榄花前风弄麦,葡萄架底雨沾尘”、“遐方且喜丰年兆,万顷青青麦浪平。”[24]收获季节到来时,农人们会“冲风磨旧麦,悬碓杵新粳”[25]。
      “酪浆满引浇羊胛,粝食随缘荐鹿脩。”[26]耶律楚材的诗里多次提及马乳、酥酪、牛酥、鹿等畜牧产品和猎获物。《寄抟宵乞马乳》《谢马乳复用韵二首》《赠蒲察元帅七首》等诗称赞香润的马乳、酥酪等丝路沿线居民生活中的独特饮品:“浅白痛思琼液冷,微甘酷爱蔗浆凉。”[27]《和景贤赠鹿尾》《鹿尾》等诗则对鹿尾佳肴赞不绝口。
      “舂粳光粲玉,煮饭滑流匙。”[28]耶律楚材的诗中充满对丝路饮食的由衷赞叹。在众多以反映丝绸之路生活为内容的诗歌作品中,耶律楚材的诗对于丝绸之路上人们饮食的关注,前代的相关汉语文学作品难以与其相比。他既毫不隐讳地描写自己对那些美味佳肴的热爱:“细切黄橙调蜜煎,重罗白饼糁糖霜”、“春雁旅浇浓鹿尾,腊糟微浸软蹄香。”[29]也从不隐瞒自己对于美酒、香茗的喜爱之情:“痛饮且图容易醉”、“酒泛葡萄琥珀浓”[30]、“试将绮语求茶饮,特胜春衫把酒赊。”[31]
        耶律楚材的丝路诗歌作品,对当地社会生活十分关注。他细致地观察了河中地区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注意到他们的居住房屋、城郭建设:“避兵开邃穴,防水筑高台”、“城隍连畎亩,市井半丘坟。”[32]考察了当地人的商业贸易、货币使用情况:“食饭秤斤卖,金银用麦分”、“强册浑心竹,难穿无孔钱。”[33]研究了人们的书写工具、服装材料来源:“麻笺聊写字,苇笔亦供吟”、“漱旱河为雨,无衣陇种羊。”[34]他的诗歌作品还写到了丝绸之路的交通工具,有马、驴、骆驼等:“闲乘白马思无穷,来访西城绿发翁”、“西来万里尚骑驴,旋借葡萄酿绿醑”、“马驼残梦过寒塘,低转银河夜已央。”[35]丝路上西域地区的人家,在耶律楚材的笔下犹如生活在世外桃源:“酿春无输课,耕田不纳租。”[36]而且,几乎家家户户都会自己酿造葡萄酒,人人都会制作牛酥。保持着淳朴的乡风民情,努力创造生活,并安然恬淡地享受生活的丝绸之路沿线的人们,是丝绸之路文学所描绘的美丽画卷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诗人耶律楚材用他那枝美丽的诗笔,在画卷上进行勾抹着色,使画面变得更加气韵生动,光彩照人。
       耶律楚材的作品中充溢着强烈的人间世俗生活的气息。这种世俗生活气息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注意反映丝绸之路沿线繁多的风物特产;尽力表现丝绸之路沿线人们日常生活的细节。前者我们在上文已经述及,此处不再赘述,这儿来谈后者:
      尽力表现丝绸之路沿线人们日常生活的细节,是耶律楚材的丝路诗歌作品充满世俗生活气息的一个重要因素。对于别人不经意处的一些细节作深入的挖掘,往往能以小见大,从细微之中见出诗人的创作功力,及其对于所表现对象的热爱程度。耶律楚材在一些诗作中,对丝路沿   线不同的环境中的生活细节,有精深的观察和反映:
      牛粪火熟石炕暖,蛾连纸破瓦窗明。水中滤月消三毒。火里生莲屏六情。[37]
      主人欢喜铺毛毡,驿使仓忙洗瓦钟。但得微躯且强健,天涯何处不相逢。[38]
      木案初开银线乱,砂瓶煮熟藕丝长。匀和豌豆揉葱白,细剪蒌蒿点韭黄。[39]
      第一首诗是他在西域河中府生活期间,所看到的当地人的生活,以及自己的所思:“牛粪火熟石炕暖,蛾连纸破瓦窗明。 ”诗人写出了当地人以牛粪烧炕取暖的生活细节,而飞蛾粘附在破败的窗纸上、室内的光线因纸破而更加明亮,这一微小的日常景象,同样被诗人收入眼底。看似平常的诗句,却传达了诗人对于当地那种安逸、闲适,节奏舒缓的生活的热爱。后两首诗描写他路经西域驿站,受到站户的热情接待时的情景。蒙元时期,驿站在社会政治、经济等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尽管有明确的接待规定,但因为驿站主人与诗人关系融洽,他不顾麻烦,“铺毛毡、洗瓦钟”,并遵照中原的风俗,为诗人精心制作穷春盘。
      对丝路繁多的物产及民情风俗的展示、对人们生活活动场景的刻画,对寻常人家生活细节的关注,都使耶律楚材的诗在充满浓厚的世俗生活气息的背后,流露出一种丝路主人翁的心态。这种主人般的心态,与诗人的身世及政治理想密切相关。
      第一,耶律楚材特殊的家世,是他能贴近丝路沿线现实生活的重要因素。前文说过,他的八世祖耶律倍,因为受到被立为帝的弟弟耶律德光的猜疑而逃入中原。《辽史·耶律倍传》说:“倍初市书至万卷,藏于医巫闾绝顶之望海堂。通阴阳,知音律,精医药、砭焫之术。工辽、汉文章,尝译《阴符经》。善画本国人物,如《射骑》《猎雪骑》《千鹿图》,皆入宋秘府。”[40]耶律倍的学识修养与经历深刻地影响着耶律楚材家族的成员。耶律楚材的祖父耶律德元在辽亡后归附金朝,耶律楚材的父亲耶律履,在金朝以文章得名,历仕金世宗与金章宗朝,他不但“博学多艺,善属文”,而且“秀峙通悟,精历算书绘事”[41]。耶律楚材的母亲杨氏是名士之女,知书达礼,在耶律履卒后,承担起教育幼子的任务。耶律楚材曾经回忆说:“太夫人昔有‘挑灯教子哦新句,冷淡生涯乐有余’。”[42]可见她具有很高的文学修养。晚年时,她还以琴书相伴度日,诗人在《思亲二首》中称赞说:“老母琴书老自娱。”而耶律楚材的妻子苏氏则是苏轼的四世孙女,一直陪伴诗人长期在丝路沿线生活。可见,在耶律楚材的家族中,汉族与少数民族文化一直并存,诗人自己所接受的文化因子是多样的。作为少数民族的后代,他受到过良好的汉文化的教育,有着历仕多个王朝的家世背景,因此,在耶律楚材的心中,没有“夷夏之别”的观念。这些因素使他能够以平等的心态,深入丝路沿线各族人民的生活,从而写出真实反映当地社会生活及习俗的诗歌作品。
      其次,耶律楚材是位怀抱兼济天下苍生之理想的政治家,这是其诗歌关注丝路沿线社会生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他始终以苍生为念的政治理想,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他的丝路诗歌的表现倾向。他在诗歌中,反复表达自己的政治理想:“致主泽民本予志,素愿未酬予恐惶”[43]、“致君泽民本不难,言轻无用愧偷安”[44]、“君子云亡真我恨,斯文将丧是吾忧。”[45]希望国家政治清明、国力强盛,百姓生活安宁富足,是他兼济天下苍生的政治理想的核心内容。而实现这样的理想,做官在当时是必须的、也是最好的途径:“四海皇皇足俊贤,浪陪扶日上青天。”[46]诗人自己亲身感受过国家分裂、亲人离散的痛苦。他的母亲杨氏和妻子梁氏,都在经历了蒙金的战乱后死去。为此,在大乱未定的情况下,他毅然离开中原,赴诏北上,去觐见成吉思汗。此后,直至去世,一直在为蒙元政权服务。他真诚地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天下民生享受到幸福的生活:“且图约法三章定,宁羡浮荣六印悬。”[47]他身体力行,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了不少有益于苍生的好事。他在治理燕京时,大力打击盗贼,使社会秩序大为改观;他奏立十路课税所,阻止了中使别迭杀人空地以长牧草的做法;他定立蒙古税收制度,抑制回回商人的高利贷盘剥;……。他草创了很多规章制度,为蒙元王朝统治制度的确立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正因为拥有兼济天下的理想与情怀,所以,在丝路沿线生活期间,诗人格外地关注人们的现实生活。他的丝路诗歌的重要贡献在于,他改变了以前边塞诗只关注丝路奇异的自然景观的做法,将目光转向现实社会的生产生活。即使是表现雄奇之景时,诗人也会适时地在其中点缀上人间的田畴、房屋,在高耸入云的阴山之中,诗人也能发现人们生活的印记:“松桧丛中疏畎亩,藤萝深处有人家。”
      第三,耶律楚材的民族与丝绸之路之间天然的亲缘关系,是其诗歌作品关注丝路沿线社会生活的又一个重要原因。西辽,是成吉思汗西征所灭掉的国家之一,它的创立者耶律大石本是契丹王族,与耶律楚材同族同宗,论起辈分,他只比耶律楚材大一辈。不过,在耶律楚材到达西域前,西辽政权早落入了乃蛮王子屈出律的手中,实际上蒙古人所灭掉的是僭位的屈出律政权。1124年,契丹辽王朝在女真金政权的压迫下岌岌可危。为摆脱王族的倾巢覆卵之灾,辽王族的成员耶律大石(1087—1143),带领数百名亲随,“宵遁”西行而去。因为耶律大石曾经任过辽朝的翰林,而翰林在契丹语中被称为“林牙”,史书中就常称他为“大石林牙”。他进入西域后,高昌回鹘王国首先来归附,而高昌王国的夏都北庭也被耶律大石据有。在获得西域七州十八部首领拥戴自己为宗主的保证后,耶律大石领兵继续西行进入中亚,据有了哈剌汗朝的都城八剌沙衮(又名虎思斡耳朵),并进而占据中亚大片土地。他以契丹辽的王统继承者自居,西辽的典章制度依仿原辽王朝,佛教仍然为其国教,西辽境内的主体民族契丹人的汉化程度非常高。在保持本民族游牧畋猎、毡车弓马的生活方式与尚武精神的同时,西辽契丹也将中原汉文化的影响带进了中亚的广袤土地。耶律大石与耶律楚材,皆为契丹辽王族的后裔,但时空的交错,使他们与西域、与丝绸之路都结下了解不开的情缘。当诗人走近西域,留居在曾经是西辽行宫的河中府时,一种久远的亲缘感从心底涌起,在《怀古一百韵寄张敏之》中,他称赞说:“辽家遵汉制,孔教祖宣尼。……后辽兴大石,西域统龟兹。万里威声振,百年名教垂。”[48]丝绸之路沿线,留存着诗人本民族的功业,积淀着诗人本民族的历史文化。而且,诗人自己还在西域学会了本民族的语言。他在《醉义歌》的序言中,对此有详细的交代:
辽朝寺公大师者,一时豪俊也。贤而能文,尤长于歌诗。其旨趣高远不类世间语,可与苏黄并驱争先耳。有《醉义歌》,乃寺公之绝唱也。昔先人文献公尝译之。先人早逝,予恨不得一见。及大朝之西征也,遇西辽前郡王李世昌于西域,予学辽字于李公,期岁颇习。不揆狂斐,乃译是歌。庶几形容其万一云。[49]
      当中原的人们开始逐渐淡忘了契丹的辉煌过去,已经没有人能够阅读曾经记载了其发展历程的文字时,丝绸之路却以它广博的胸怀,为其历史文化保存着活的见证,这使诗人能有机会更清楚地了解本民族的历史,更好地贴近本民族的文化。因此,怀抱着拯民兴国理想的诗人,行走在西域辽阔的土地上,思虑着耶律大石在这片土地上艰难创业的过程及其所取得的辉煌成就,他的心中便会升腾起一种深沉的寻根意识。诗人在西辽宫殿遗址上,曾经捡到一截废弃了的宫门门框,自己将它做成了一张琴,闲暇时还时常弹琴自乐:“伞柄学钻笛,宫门自斫琴。临风时适意,不负昔年情。”[50]琴声既让诗人倍感惬意,同时也让他更加坚定了建功立业实现人生理想的信念。所以,即使是远在万里之外的西域,面对着陌生的土地和人民,诗人依然能安之若泰,以生活主人的态度、情感,关注着丝路沿线人民的生产生活。虽然他也会时常想念慈母,想念中原的家园,但这一切都不能妨碍诗人对于丝路沿线人民的关注。
      平畅温润的艺术风格,是耶律楚材丝路诗歌作品的最主要的特点。
      诗人着力于自己在丝路沿线时的见闻和印象,描写平实,但不缺少真挚的情感。丝绸之路赋予了诗人太多的创作灵感与激情,但诗人在创作时,并没有因表现主观感情而忽视丝路沿线客观存在的真实的社会生活。他不把自己的情感凌驾于真实的社会生产生活之上,而是选取真实的材料,适合的切入点,将情感渗透进去,创造出既符合当地社会生产产活的实际状况,又充分贯注着自己真实情感的物象与意象。尤其因为诗人选材的重点是当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物,就使当地人的日常生活之物之景,第一次广泛地出现在古代汉语诗歌的殿堂里。在《怀古一百韵寄张敏之》中,诗人描写丝路沿线的人间美色说:
       春色多红树,秋波总绿陂。不须赊酒饮,髓分有驴蹄。畎亩棲禾粟,园林足果梨。舂粳美粲玉,煮饭滑流匙。[51]
      他还在“秋波总绿陂”句下注曰:“西域风俗,家必有园,园必成趣,多有方地圆沼。”诗人笔下的丝路无疑是美丽的:红花满树的春野,绿波微荡的秋塘,自在饮酒的人,梨果充足的果园,晶莹如玉的粳米,它们本都是生活里寻常不过的景物、事物,但诗人情感的渗透,却让它们成为诗歌作品中引人浮想联翩的美丽意象。
      耶律楚材的诗歌语言多纯真自然,很少斧斫的痕迹。孟攀鳞在为《湛然居士文集》所作的序中,指出耶律楚材的诗歌创作的特点是:“为言非徒示虚文而已。”[52]认为耶律楚材的诗歌语言方面的特色,即是不追求文辞上的雕琢刻镂。另一个为其耶律楚材的文集作序者王鄰评价说:“中书湛然性禀英明,有天然之才,或吟哦数句,或挥扫百张,皆信手拈来,非积习而成之。盖出于胸中之颖悟,流于笔端之敏捷。”[53]认为耶律楚材的创作,是因“胸中之颖悟”而“信手拈来”的即兴创作。这种即兴创作的最直接的原因,正如《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所指出的那样:“经国之暇,惟以吟咏寄意,未尝留意于文笔也。”其诗歌的语言在总体上的特点是明朗清新,晓畅易懂。他常以通俗流畅的语言,抒写自己对于丝路自然景观、节候时令、社会生活风俗的见闻与感受。他的诗作较少用典,而是以明朗的语言直接描写,在直接的描写当中融入自己的情感。他的《早行》一诗的语言很具代表性:
      马驼残梦过寒塘,低转银河夜已央。雁迹印开沙岸月,马蹄踏破板桥霜。汤寒卯酒两三盏,引睡新诗四五章。古道迟迟四十里,千山清晓日苍凉。
      直接就眼前的所见景物进行描写,诗中没有任何的生僻字,也没有什么难懂的典故,语言明白清新,描绘出一个清冷的早行世界,营造出一个清幽、远旷的诗境。有些时候,诗人甚至直接以俗语、俚语入诗:
      老子年来酷爱闲,不堪白发映苍颜。十年兴废悲歌里,半世干戈寤寐间。北阙欲辞新凤阁,东州元有旧闾山。熊经鸟引聊终老,岩下疏松正好攀。[54]
      碧玉声中步月歌,弹来弹去不嫌多。从教人笑成琴痴,老子佯呆不管他。[55]
      前首是以俚语与雅言相结合,表现自己的内心情感。后一首,几乎不但语言俗化,而且连诗歌的节奏也表现出民谣式的明快感。
      耶律楚材丝路诗歌内容的俗化倾向,体现在他对丝路沿线世俗生活的细致真实的反映方面,这一点,我们在前面已有详细的论述。至于其艺术表现形式的俗化,一方面体现在他以俗语俚语入诗,即使出现不合韵的现象也不以为病。另一方面,他在以诗歌反映丝路的生产生活时,碍于律诗体制短小,不能尽情表现对象,无法充分抒发情感的事实,借用民歌一韵多首的特点,大量以组诗的形式进行创作。他的整部文集中,反映丝路的作品,绝大多数是以组诗的面目出现的,二首到十首不等,有时一韵就有二十多首,如《西域和王君玉诗二十首以唱玄》,组诗形式不是耶律楚材的发明,但他却是蒙元时期丝绸之路汉语作家中运用这一形式最早,也是蒙元前期丝路诗人中运用这一形式作诗较多的诗人。后来的诗人们,在反映丝路生活时,几乎都会使用这一形式,与他的影响有一定的关系。
     “平居不妄言笑”[56]的诗人耶律楚材,怀揣一颗热心,关注现实的人、事,把自己的情感、意志,深深地融入了他的诗作之中,努力反映、再现丝路上人们的现实生活。他将双脚踩在现实厚重的土地上,眼光投向更广大的人世间,使丝路文学中奇特的风光描写让位于真实的社会生活的反映,让想象的无边浪漫让位给真实的民风民情——丝路文学在他的手中有了沉甸甸的归属感,明丽淡雅的画面中有了丝路温暖的生活气息。丝路沿线世俗生活的烟火温暖着诗人的心灵,借着这股温暖火光的映照,诗人能够更加向丝路的生活靠近。他的这些诗歌作品明白如话,清新流丽,朴实中有深意,平常中蕴新奇,雄浑中含雅致,壮阔中藏简易。
      《西游录》两卷,是耶律楚材的散文作品,大约成书于1228年,上卷着重叙述自己从1218年应成吉思汗之召,随之数年西征的经历;下卷主要是攻击丘处机和他所代表的全真教。在蒙元时期丝绸之路汉语文学发展史上,《西游录》占有重要的地位。它是蒙元时期丝绸之路汉语散文成书最早的著作。
      《西游录》全书中,洋溢着意气风发的热情:“山川相缪,郁乎苍苍。车帐如云,将士如雨,马牛被野,兵甲赫天,烽火相望,连营万里,千古之盛,未尝有也。”雄浑苍莽的群山、甲胄鲜明的将士、万里相连的营帐、遍布原野的牛马,雄奇、壮阔的自然之景与大气磅礴的军营场景相交融,表现了作者豪气直干云霄的热情。这种热情,通过耶律楚材对自己西征经历的概括,也能充分地体现出来:“戊寅之春,三月既望,诏征湛然居士扈从西征。迨天兵旋旆,丁亥之冬,奉诏搜索经籍,驰驿来燕。”留居丝绸之路沿线六年的时光,作者仅以三言两语就说完了,一股如风如潮的热情在作者胸中涌荡,他几乎是不作任何停顿,以节奏急促的语句,快速地叙述完自己的经历,不容有任何多余的文字。他以“扈从”、“天兵”、“驰驿”、“征”、“旋”等能给人以大气之感的字词表达出鼓荡着的风发意气。
       我们在分析耶律楚材的诗歌时已经说到过,他去漠北觐见成吉思汗时,还未届而立之年,正是其人生中昂扬向前的黄金时光。如此年轻的他,却受到了威名赫赫的战胜者成吉思汗的征召,他心中隐藏着的热情不禁被激起;加之他从小熟读儒家经书,怀有拯世救民的理想,渴望能“以儒治国”,拥有强烈的用世热情;同时,他身处颓靡衰疲的金王朝末年,亲眼见到一次次的战乱给天下苍生带来的痛苦,成吉思汗的出现,与他渴望圣明君主降临人间以使天下一统的愿望相符合。所以,他从燕京一路跋涉赶往漠北,又从漠北一路向西域进发,却毫无忧戚之色。辽阔的西北天地,不但没有因为其中的荒凉与寂寥让他感到“销黯”,反而在他眼前展开了一幅不同寻常的画卷:
       时方盛夏,山峰飞雪,积冰千尺许。……金山之泉无虑千百,松桧参天,花草弥谷。从山巅望之,群峰竞秀,乱壑争流,真雄观也。自金山而西,水皆西流,入于西海。
这是《西游录》中描绘金山(阿尔泰山)风光的一段文字,积雪与奔流,盛夏与飞雪,本不是属于同一范畴的矛盾事物,却和谐地统一在夏日的金山画图中,在这种流动与静止、炎热与寒冷的对比中,既展示了金山非比寻常的美,也表现了作者非比常人的昂扬情感。
      《西游录》的语言雅洁隽永,全书用语不多,却能充分展现丰富的内容。书中对当时中亚名城寻思干的记述如下:
       寻思干者西人云肥也,以地土肥饶故名之。西辽名是城曰河中府,以濒河故也。寻思干甚富庶。用金铜钱,无孔郭。百物皆以權平之。环廓数十里皆园林也。家必有园,园必成趣,率飞渠走泉,方池圆沼,柏柳相接,桃李连延,亦一时之胜槩也。瓜大者如马首许,长可以容狐。八榖中无黍糯大豆,余皆有之。盛夏无雨,引河以激。率二亩钟许。酿以蒲桃,味如中山九醞。颇有桑,鲜能蚕者,故丝茧绝难,皆服屈眴。土人以白衣为吉色,以青衣为丧服,故皆衣白。
       寻思干,今天称为撒马尔罕,曾经是西辽的行宫所在地,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城镇之一,也是耶律楚材在西域时主要的留居地。当地经历了一系列改朝换代的战乱后,社会秩序在蒙古人的手中恢复了平静,社会生产明显发展,居民生活富裕。作者简洁地记述了寻思干城得名的原因,并特别介绍了其中的商业活动、居民居住环境与服饰特点,以及当地的土特产品等,就像是一幅当地的风情画,叙述有条不紊,语言毫不芜杂。
      《西游录》与耶律楚材的丝路诗歌作品相比,情感基调更为高昂,作者在诗歌作品中还会流露出家山之思,而在《西游录》中则丝毫没有这种情感的流露。
        耶律楚材自己在《西游录》的序言里,说明写作此书的最初原因是:避免反复回答别人有关西域的询问。但此书的出现,上承北宋王延德的《西州使程记》(也称为《使高昌记》,成书在985年之后),下启1414年明人陈诚、李暹出使西域所作的《西域行程记》和《西域番国志》,此书与前后著作在时间上相隔都将近二百年,其承上启下的作用不可忽视。尤其是因为耶律楚材的西行,携有战胜者的威力,所以作品的情感基调昂扬风发。由于这种昂扬风发的情感,耶律楚材更多地关注博大的事物,在观察事物时,也常常使用远距离、整体审视的视角,少用近距离的观察方式,因此,《西游录》在内容的表现上,多大范围、广角度的记述、描写,作品境界开阔,气势宏大。
       耶律楚材被视为“早期蒙古王朝中一枝独秀的诗人”[57],研究者认为蒙元时期的诗歌史应该由他开始。事实上,耶律楚材不仅是蒙元诗歌史的起点,他更应该是蒙元早期丝绸之路汉语文学的起点,而且是蒙元时期早期丝绸之路汉语文学的第一位峰峦式的人物。扈从西征、留居河中数年,入主蒙元汗廷核心机构、长期陪着汗王生活于和林,在蒙元早期的诗人中,还没有人能有他的这种丰富的人生经历,就是在后来的创作者中,也很难找到能与其经历相比较的人。这些实际的人生经历,逐渐化成涓涓细流,融入耶律楚材心灵最深处,成为他清风明月之夜守望不已的灿烂星河。它既赋予诗人无尽的创作灵感与激情,也化为其诗文中追忆不已的镜花水月。他对丝路生活的这种思慕,这种追忆以及他在诗文中吟唱不止的丝路情愫,使他在用诗歌来记述事件、描绘生活、抒写情感时,比同时代的其他作者更能传神写照。耶律楚材对于蒙元时期丝绸之路文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这种贡献表现在:
       第一,表现题材的拓展。他的丝路诗文作品,不再将目光只锁定在丝绸之路异乎寻常的自然景观上,而是深入生产生活的具体内容,在对于生产生活的活动场面、风俗民情的吟赞中,向世人展示丝绸之路真实的面貌。丝绸之路的自然景观从汉唐时代直到蒙元时代,几乎没什么改变,而其沿线的人类社会却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耶律楚材不仅细致入微地描绘了丝绸之路的自然景观,而且大力开拓了社会题材,着力描绘丝路沿线的种种世俗生活图景:丰富的物产、繁荣的商品交换、忙碌的收获、奇特的生产工具等等,这为后来蒙元丝绸之路文学的表现题材奠定了一个基准,它是耶律楚材为丝绸之路汉语诗歌所作的最大贡献。
       第二,艺术表现形式的扩大。以组诗的形式来表现丝绸之路,在以前关于丝绸之路的汉语诗歌作品中非常少见,耶律楚材尽力使用这种形式,来记述自己的见闻感受,抒发自己的情感,虽然这种形式,有时会造成诗意的重复,显得累赘。
        正是因为有了耶律楚材的这些贡献,蒙元时期的丝路文学的发展呈现出一种繁荣的态势。蒙元时期的文学在新的社会环境下,顺应新的历史发展潮流,在融合南北文学之长的大环境中,呈现出世俗化的倾向。耶律楚材则是在丝绸之路这一特定的文学创作领域,表现出世俗化的倾向。这种倾向后来为蒙元时期以后的丝路文学创作所继承。
 
注释:
1. 苏天爵《元朝名臣事略》,中华书局,1996年,第73页。
2. 释行秀《领中书省湛然居士文集序》,耶律楚材《湛然居士文集》卷首,《四部丛刊》初编本,上海书店,1989年。
3.(明)宋濂等撰《元史·耶律楚材传》,中华书局,1976年,第3456页。
4. 耶律楚材《过阴山和人韵》其三,《湛然居士文集》卷二。
5.《过金山和人韵》,《湛然居士文集》卷一。
6.《壬午西域河中游春十首》其五,《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7.《庚辰西域清明》,《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8.《壬午元日二首》,《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9. 《十七日早行始忆昨日立春》《是日驿中作穷春盘》,《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10.《送韩浩然用马朝卿韵》,《湛然居士文集》卷四。
11.《赠蒲察元帅七首》其四,《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12.《赠蒲察元帅七首》其七,《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13.《赠蒲察元帅七首》其六,《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14.《西域和王君玉诗二十首》其三,《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15.《西域河中十咏》其一,《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16.《壬午西域河中游春十首》其四,《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17.《游河中西园和王君玉韵四首》其二,《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18.《赠高善长一百韵》,《湛然居士文集》卷十二。此诗中所说的“佳人多碧髯”,主要涉及的是人种方面的问题。在当时的一些记述西域见闻的作品中,时常会有对关于女子有“髯”的记载。如耶律楚材在《赠蒲察元帅七首》其五中提到过“碧髯官妓拨胡琴”;刘祁在《北使记》中记述回纥境内情况时,说:“其妇人衣白,面亦衣,止外其目。间有髯者,并业歌舞音乐”(刘祁《归潜志》,中华书局1983年,第168页)。钟兴麒对此的解释是:“偶尔也有妇女生胡须,这种人多从事舞蹈音乐活动”(钟兴麒等选注《历代西域散文选注》,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89页注54)。而诗中所说的“孔郭”,根据耶律楚材在《西域河中十咏》中所说“难穿无孔钱”,刘郁在《西使记》中所说“金银铜为钱,有纹而无孔方”(刘郁《西使记》,李修生主编《全元文》第五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99年)等来看,应该是指钱币上供穿绳的孔洞。
19.《壬午西域河中游春十首》其七,《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20.《赠蒲察元帅七首》其七,《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21.《再用韵纪西游事》,《湛然居士文集》卷四。
22.《西域尝新瓜》,《湛然居士文集》卷七。
23.《西域河中十咏》其一,《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24.《十七日早行始忆昨日立春》,《西域河中游春十首》其五,《湛然居士文集》卷六、卷五。
25.《西域河中十咏》其六,《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26.《和冲霄韵五首》其三,《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27.《寄贾抟霄乞马乳》,《湛然居士文集》卷四。
28.《怀古一百韵寄张敏之》,《湛然居士文集》卷十二。
29.《赠蒲察元帅七首》其三、四,《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30.《赠蒲察元帅七首》其一,《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31.《西域从王君玉乞茶因其韵七首》其四,《湛然居士文集》卷五。
32.《西域河中十咏》其四、九,《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33.《西域河中十咏》其九、八,《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34.《西域河中十咏》其七、十,《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35.《赠蒲察元帅七首》其一、《西域家人辈酿酒戏书屋壁》《早行》,《湛然居士文集》卷五、卷六。
36.《西域河中十咏》其三,《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37.《壬午西域河中游春十首》其十,《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38.《再过西域山城驿》,《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39.《是日驿中作穷春盘》,《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40. (元)脱脱等撰《辽史·耶律倍传》,中华书局,1974年,第1211页。
41.  同上注,第2099、2101页。
42.《思亲用旧韵二首》其二,《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43.《用前韵感事而二首》其一,《湛然居士文集》卷三。
44.《过云中和张仲先韵》,《湛然居士文集》卷三。
45.《过燕京和陈秀玉韵》其三,《湛然居士文集》卷三。
46.《和移剌子春见寄》其一,《湛然居士文集》卷三。
47. 同上注。
48.《怀古一百韵寄张敏之》,《湛然居士文集》卷三。
49.《醉义歌》,《湛然居士文集》卷八。
50.《西域河中十咏》其七,《湛然居士文集》卷六。
51.《怀古一百韵寄张敏之》,《湛然居士文集》卷三。
52.  孟攀鳞《湛然居士文集序》,《湛然居士文集》卷首。
53.  王邻《湛然居士文集叙》,《湛然居士文集》卷首。
54.《继武善夫韵》,《湛然居士文集》卷十。
55.《弹秋宵步月秋夜步月二曲》,《湛然居士文集》卷十一。
56. 苏天爵《元朝名臣事略》,第84页。
57. 张炯等主编《中华文学通史》第三卷,华艺出版社,1996年,第139页。
(新疆师范大学中文系)

日历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Copyright since 2009 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