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廷理西域诗浅论

星汉 

      杨廷理(1747-1813),字晴和,号双梧,又号半缘、苏斋、更生。清广西柳州府马平县(今柳州市)人。12岁应童子试,录取为府学生,又二年考取廪生。乾隆四十二年(1777)考选拔贡。次年入京,朝考一等一名,签发福建,补归化知县。后调署宁化县。四十五年夏,任侯官知县。五十年,以考绩卓异升台湾府南路理番同知。次年八月到任。不数月,值林爽文事件爆发。杨廷理以同知摄知府事,以守城有功,擢台湾知府。五十五年,升台湾兵备道,兼提督学政。五十八年,加按察使衔。嘉庆元年(1796),杨廷理被“革职拿问”,福建省拟斩监候。后嘉庆帝谕旨改为“发往伊犁效力赎罪”。据嘉庆元年三月十九日《福州将军兼闽浙总督魁伦护福建巡抚姚棻奏折》和同年八月八日嘉庆帝的“谕内阁”,知其“罪行”有三:一是听传闻升擢臬司,占卜庆幸;二是在侯官原任内有一千余两交代未清之“闲款”,“究属亏空”;三是“编造年谱,刊送众人以辩其屈”。嘉庆元年八月赴戍,八年春释回。后又两任台湾知府,对噶玛兰(今台湾宜兰)的开发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嘉庆十八年,卒于台湾。其亲属将其遗体运回柳州安葬。
...

神奇的艺术世界——纪昀笔下的西域风情

苗怀明 

       因漏言获罪而被贬谪新疆,这对仕途顺畅、颇少波折的纪昀来说,无疑是其人生中的一个重大事件[1]。就个人而言,这自然是一次挫折或不幸。不过从纪昀日后平静从容的追述来看,两年多的贬谪生活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精神创伤,相反,这段人生阅历却成为其文学创作的一笔难得的宝贵资源,事后屡屡主动提及。其相关小说及诗作因此获得了一种别样的内涵和韵致,这也正应了一句老话: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究其根源,其中固然有迫于政治高压,不敢发牢骚的外在因素,然而也不能否认,与中原地区迥然不同的西域自然风景和文人风情确实让这位长期在书斋中讨生活的内地读书人大开眼界,增长了不少见识,同时也激发了其创作激情。再者,其本人性格的豁达开朗也是一个重要因素,这使其作品少了许多悲怨之气,与通常所见的贬谪之作风格迥异,正如其友人钱大昕所说的“叙次风土人情,历历可见。无郁轖愁苦之音,而有舂容浑脱之趣”[2]。毕竟他在新疆只呆了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从其日后的发展来看,这段人生经历并没有给他的仕途和声誉带来太多的负面影响。
...

元代维吾尔散曲家——薛昂夫

栾睿

       薛昂夫,本名超吾,字昂夫,别号九皋,是元代西域人,其汉姓为马,又称马昂夫、马九皋。在元代用汉语进行创作的少数民族文学家中,薛昂夫和另一位维吾尔族文学家贯云石,因创作成就卓著而对元代文坛影响颇深。
       薛昂夫的祖辈是西域葛逻禄人,属葛逻禄王阿斯兰汗(或阿力麻里王)治下已信奉了伊斯兰教的维吾尔人,这部分西域人最早归附蒙古并很受元朝统治者倚重,因而进入中原定居也较早。薛昂夫祖辈很早就定居在怀孟路。薛昂夫本人就出生在怀孟,后来随父迁居兴隆(南昌),其家族在此定居80余年,直到元末。
...

柔巴依、格则里及其他——维吾尔传统诗歌体裁概览

阿布都拜斯尔·许库尔    赛米·马木特

       维吾尔民族是具有悠久历史、深厚文化底蕴和文学传统的民族。早在伊斯兰教传入之前,维吾尔民族不但创造了丰富多彩的史诗,还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抒情诗歌创作传统。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被西方探险家掳走的珍贵西域文化遗产中,文学作品就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国内外突厥学专家很早就开始注意并研究维吾尔古代诗歌。土耳其突厥学家拉希德·拉赫梅德·阿拉特一九六五年在土耳其出版了题为《古代突厥诗歌》的研究巨著。作者在这部著作中,对古代回纥诗歌进行了较为系统的研究。一九八二年,我国突厥学家耿世民先生出版了《古代维吾尔诗歌选》一书。耿世民先生在这部著作里,对古代九世纪至十三世纪维吾尔诗歌进行了深入系统的探讨和研究。以上研究成果一致认为,古代维吾尔诗歌不但内容丰富,而且体裁也呈现出缤纷繁荣的景象,达到了成熟完备的程度。伊斯兰文化传入之前,维吾尔诗歌的内容大多数是表现大自然、歌颂爱情的抒情诗,缅怀先辈歌功颂德的颂诗,怀念已故的亲人、赞扬在战斗中血洒疆场的勇士的挽歌,教人处世待物、养身修行的劝喻诗,给人以深刻的哲理、表现劳动人民高尚情操的格言诗,祭祀、礼拜活动中诵读的祈祷诗以及各种与宗教内容有关的诗歌。诗歌形式根据韵律可分为句头韵,脚韵和句首句尾韵,根据行数可分一行、二行诗、三行诗、四行诗、五行诗、七行诗至十行诗及散体诗等。
...

蒙古族惠龄西域诗赏析

星 汉

      西域是我国历代各族人民共同开发的土地。西域统一于汉代的版图,成为我们伟大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历代能诗者不一定亲历西域,亲历西域者不一定能诗,亲历西域而又能诗者不一定有西域诗。因此躬践斯土而用汉文创作的西域诗作,就成为中华文化中璀璨的明珠。从事汉文西域诗创作者,以汉族、满族、蒙古族居多,而历代西域诗作又以清代为盛。清代蒙古族诗人惠龄虽不以名家称雄于西域诗坛,但其所作,在同时代亲历西域者当中当属上乘。本文选取其《过哈密》和《果子沟》二律予以赏析,以见其游历西域而歌咏风情之一斑。前诗为:
...
分页:[«][1][2][3][4][5]6[7][8][9][10][11][12][»]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Copyright since 2009 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