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营地的肉食——若羌生活琐记之一

陆德健

        74年大西海子水库以下的孔雀河断流之前,若羌农民有在阿拉干的胡杨林里种庄稼的传统(当地人称之为“种闯田),我枯索的公社生活因此才有了享受丛林野营的乐趣。这是我永难磨灭的情结,这以前,我在不少文字中写过它,我对那里的山水人民有过承诺:我要让她美名远扬。
...

胡食远香(四题)

陆德健

      这是一种用泥炉烧烤的面饼。去过新疆的内地作者在回忆新疆时,常常把原本就是名称单词的“馕”之后再加上一个同义名词“饼”;或者是为了追求“双声”的语音美感吧。其实他们不知道,仅馕一字,即富于异域音乐性的独特魅力;虽然“馕”属极少维汉同音的汉字。
...

吐鲁番盆地的坎儿井

崔延虎

      乘坐飞机旅行,越过天山山脉,进入吐鲁番盆地,人们朝下俯视,会看到无尽的戈壁、荒漠,位于盆地中央的火焰山,犹如一条赤龙,山体的颜色使人无法不想到《西游记》中的描写,而星星点点遍布于盆地的绿洲和村庄,却又使人感到生命在火洲的顽强。在盆地中,人们还可以看到,在浩瀚的戈壁滩上,整齐地排列着一行行锥形土堆,好像什么人把一串串快要晾干的葡萄规则有序地洒落、排列在火洲的大地上,这就是吐鲁番坎儿井的竖井井口。一道道坎儿井,犹如吐鲁番大地的血管,把生命之水输送到各个绿洲。走进绿洲,我们会看到,清澈的淙淙流水,从暗渠中缓缓流出,流进涝坝(当地的一种水塘),流进葡萄园、流进农田和瓜地,乡村的妇女,用各种各样的容器,把坎儿井水提回家中,坎儿井水是这里人们生命的源泉。
...

回鹘文木活字与印刷术的西传

雅森·吾守尔

      20世纪初,英、法、俄等国考察队从敦煌、吐鲁番等地发掘了数以万计的各类经卷。在这些文献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用回鹘文写成的,其中有抄本也有印本。除此之外,还在敦煌石窟发现了大量回鹘文木活字。这些木活字是现存世界上最早的活字实物,是研究中国和世界活字印刷技术的创造和发展非常珍贵的资料。
...

民族英雄 爱国典范——写在渥巴锡纪念塑像之前

丹碧

       在和静县城中心广场,矗立着一座塑像,一位勇士手执皮鞭,稳坐马背,目光直视前方,严然一副将帅风度。塑像的底座正面刻有七个大字:“民族英雄渥巴锡”。
我并不是土尔扈特人的后裔,但是每次来到和静县城,都身不由己地前来瞻仰这尊塑像,凭吊这位英雄。每当此时,我的思绪中不禁映现出18世纪70年代初的那场震撼世界的历史壮举——土尔扈特人民的东归。一位英国作家说过:“从最早的历史记录以来,没有一桩伟大的事业像上世纪后半期一个主要鞑靼民族(指土尔扈特人——引者)跨越亚洲无垠的草原向东迁返那样轰动于世和那样激动人心的了。”(德昆赛《鞑靼人的反叛》)
...
分页:[«][1][2]3[4][5][6][7][8][9][10][11][12][»]

Powered By Z-Blog 1.8 Arwen Build 81206

Copyright since 2009 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